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军事历史 > 当前位置:军事历史

大发1分六合

时间:2019-03-09 09:03  点击: 次  来源:学  作者:编辑  评论:

开国上将谁抗战中被战誉为“现代赵子龙”?

陈锡联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苏振兰,原题为:《“现代赵子龙”陈锡联上将》

  共和国开国上将陈锡联,于1915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的一个贫农家庭。1929年4月,在被地主压迫得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陈锡联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先后参加了开辟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斗争、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四次反“围剿”、艰苦卓绝的长征。在作战中,陈锡联敢拼善战、冲锋在前,建立了赫赫战功,成为军政兼优的红军指挥员,被人们誉为“一门小钢炮”。1937年8月,红四军第十师被改编为一二九师第三八五旅第七六九团,陈锡联任团长。按照中央军委的统筹安排,陈锡联率第七六九团代表第三八五旅出征,在刘伯承、徐向前直接指挥下,挥戈北上。在抗日战场上,陈锡联在一系列战役战斗中发挥重要作用,被誉为“赵子龙”,为自己和老部队书写了新的辉煌。

  首战阳明堡

  1937年10月中旬,在日军的猛烈进攻下,山西战场的国民党一退再退,先后放弃了从雁门关到平型关的长城防线,退守到忻口一带布防。战线南移,使忻口会战成为决定山西战局的关键。忻口会战开始后,日军除在地面用步兵进行疯狂攻击外,还利用其空中绝对优势,一边加紧空运人员物资,一边对忻口前线狂轰滥炸,使中国军民尤其是前线部队受到很大损失。因此,消灭日军这些飞机就成为坚持忻口会战的当务之急。

  这时,刚刚抵达前线的第七六九团,深入敌后50余公里,进抵代县以南滹沱河南岸苏龙口、刘家庄一带布防。在这里,陈锡联从当地老百姓口中得知,在隔滹沱河不到10公里远的阳明堡镇有日军一个简易机场,支援忻口前线的飞机就是从那里起飞的。陈锡联敏锐地意识到,敌机对我抗日军民威胁太大,必须想办法狠狠敲它一家伙。于是,他迅速着手制定周密的战斗方案。10月15日至18日,为了掌握机场的详细情况,他又亲自带领三营营长赵崇德和几个连排干部,对日军机场反复进行了秘密侦察。期间,他们从一个被日军抓去在机场做苦工、趁黑偷跑出来的农民那里了解到:这个机场共有24架飞机,平时分3列停放,白天轮流去轰炸忻口、太原,晚上飞回这里;保卫机场的日军约有一个联队,但大都驻在距机场3里多路的阳明堡镇街上,机场仅有数十人的小股日军守卫。看来,驻防的敌人相当麻痹,以为这里是他们的后方,不会也不可能有中国军队敢于绕到他们的背后袭击。敌人的这种心态和布防,更加坚定了陈锡联和全团官兵对机场实施突然袭击、以奇制胜的信心,一个完整的战斗方案也很快在侦察中完善。

  按照战斗方案,10月18日傍晚,由三营长赵崇德带十连向机场西北角运动,先消灭守卫机场的日军;紧接着,十一连直插敌人机场腹地,炸毁飞机;其他连队则作为预备队,并负责拦阻由阳明堡镇出来援助机场的日军。经过一个小时的激战,焚毁敌机24架,歼灭日军百余人,创造了以步兵歼灭大量敌机的光辉战例,取得一二九师出师抗日后的首战胜利,使日军在晋北战场一段时间里失去空中优势,严重削弱了日军的进攻力量,大大缓解了忻口前线中国军队的空中压力,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军民的抗战热情,受到八路军总部嘉奖。

  阳明堡之役惊破敌胆,成为传遍中外的头条新闻,第七六九团作为“抗战四大名团”之一的声誉从此奠定,陈锡联更是成为敌人闻之丧胆的“陈钢炮”。

  设伏响堂铺

  1938年春,日军一边积极攻夺晋东南城镇要地,一边沿邯?郸?长?治?大道长驱突进,很快进占临汾。一时间,从邯郸到长治及从长治到临汾的公路,成为侵华日军为进犯黄河各渡口部队提供后方支援的重要交通线。根据掌握的敌情,一二九师首长决心以主力于涉县西南的响堂铺,伏击敌往返的运输部队,断敌前方补给。

  受命后,陈锡联进行了简单的动员。他说:这次,作为三八五旅的代表,我们七六九团大部参加攻坚,小部参与阻援,别在三八六旅兄弟部队面前丢人。话音一落,全团人声鼎沸:绝不会丢鄂豫皖红军的脸!

  3月31日9时许,日军辎重部队汽车180辆及其掩护部队进入伏击圈,徐向前命令第七七一团放过前面100余辆汽车,让其进入老部下陈锡联的第七六九团伏击区。待其余汽车全部进入伏击区后,他下令发起猛烈攻击。陈锡联身先士卒,亲临一线指挥部队激战两小时,八路军共歼日军少佐以下400余人,毁敌汽车180辆,缴获长短枪130余支、迫击炮4门,以及大量军用物资,以较小的代价换取了重大的胜利。

  鏖兵狮垴山

  1938年4月,挟响堂铺大捷之威,陈锡联调任三八五旅副旅长。6月,第七六九团和一二九师独立团等部合编为新的三八五旅,陈锡联任旅长,谢富治任政委、全旅共约8000人

  1939年冬至1940年春,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期间,陈锡联率领第三八五旅奋起反击,歼灭国民党顽军6400余人。

  1940年8月至12月,陈锡联率部参加百团大战,在正太铁路西段进行破击战,重点破击阳泉至榆次段。战役一发起,他就指挥部队抢先占领了狮垴山。为抢回狮垴山,驻阳泉的日军旅团部倾巢出动,先是派出多架飞机低空轰炸,不断施放毒气;然后动用地面部队轮番攻击,每前进一段就构筑工事,与八路军展开反复争夺。陈锡联亲临前沿,指挥部队寸土必争,与日伪军血战6昼夜,截断了正太铁路,有力地掩护了破路部队侧翼的安全。从游击战到阵地战,陈锡联让日伪军哀叹:陈部变得越来越硬了。

  1943年3月,根据中共太行分局温村高干会议精神,太行军区继续进行精兵简政,实行主力部队地方化,第三八五旅旅直机关和直属队大部与太行军区第三军分区合并,陈锡联调任太行军区三分区司令员、八路军太行纵队司令员。到任后,他直接指挥蟠?龙?武?乡?战役,采取“围日打伪、以强攻弱、猛虎掏心”的战术,歼灭日伪军数百名。

  经过上述战役、战斗的千锤百炼,陈锡联成为战友们众口相传的“现代赵子龙”,为太行山革命根据地的创立、巩固和发展,为抗日战争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责编:周扬

纠错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

上一篇:氢弹之父于敏“隐身”三十年 34岁领军攻关核弹

下一篇:于敏突破氢弹设计曾对邓稼先说暗语:打了只松鼠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  微信公众号: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