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历史军事 > 当前位置:历史军事

5分极速六合

时间:2019-03-15 13:00  点击: 次  来源:学  作者:编辑  评论:

天底下的事就是有这么巧,今天是农历正月二十四,正好是岳父诞辰106周年和父亲87周岁的生日,两亲家年龄相差19岁,生日却是同一天,缘分哪!

几杯小酒喝下去,父亲照例开始了他的即兴表演,只见他用七、八成象的湖南口音,模仿着毛主席在开国大典上的讲话:”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哗!!(掌声)”虽然他这个表演,最近几年来我们观看了没有一百次,最少有八十次了,可大家照例像第一次观看一样,报以笑声和掌声。一顿饭吃下来,父亲表演了足足3次,才算尽兴。高兴之余,忽又想起了母亲:”我和恁妈是年前结的婚,算起来已经七十四年了,唉!那边那么黑,恁妈又胆小,也不知道她害怕不害怕?”说着说着,眼圈竟然湿了。我赶紧安慰父亲:”不会,不会!现在咱条件好了,我们专门给俺妈买了一套大房子,还雇了俩保姆侍候她。”父亲脸色一沉:”咱这种人家,咋能雇工侍候人呢?”我赶紧改口:”我说错了,说错了,是我们请了两个服务员,帮着照顾她。”父亲还是不放心:”怎么说都不是自已亲的,恁妈有糖尿病,半夜起来得叫她喝口水,她们能知道吗?”

侄子看事不对,赶紧把自己的女儿抱到爷爷身上:”去,去找太爷爷!”太孙女揪着太爷爷的耳朵”咯咯”直笑,父亲的脸上也很快泛起了笑容。

父亲感慨地对我说:”一转眼就是七十多年了,那时候我和恁妈光身出来,现在是一大家子人了。我从一个磨面的磨倌,熬成了大学教授,小四成了中山大学的博士后,晶晶成了北京大学的博士,婷婷成了中啥来着?”我接口说:”中央戏剧学院。””对!中央戏剧学院的硕士,总算把咱老董家建成了一个书香之家。我就是死喽,也算是有脸去见自已的祖宗了!”

躺在床上,我陷入了回忆和深思。

小时侯常听父亲给我们讲”岳母刺字”、”孟子搬家”、”孔融让梨”、”王小卧冰”、”丁兰刻木”等故事,他教育我们长大了最重要的是要记住”忠”、”孝”两个字,”忠”在前头,”孝”在后头,”国家,国家,先有国,后有家。”并告诉了他对那个”丁兰刻木”的看法:”叫我说丁兰就不能算是个孝子,他娘活着的时候对他娘不好,(我15岁时从山东到河南,在山东时对母亲叫娘,到河南后改口叫妈,父亲也由”恁娘”改为”恁妈”,不作此特别说明,是怕某道德败坏、人品极差的人在这方面提出一些不是人话的问题。)等到他娘死了,后侮了,找了个木头刻成他娘的像,成天对着那个木头磕头,他娘活着的时候多给他娘端一口水喝,不比死了磕十个头强!”

我想起了66年底父亲调到机务北段当驻站医生,陪着工人师傅星期六晚上出发,星期一早上赶回来,远到商丘、信阳、三门峡等地,给他们的家属看病。有人偷偷送点礼物给他,他也要想办法找出那个人,甚至以不再去他家相”威胁”,逼他们把钱收下来。如今八、九十岁了,还对五十多年前有人偷偷在我家门口挂了两包点心,放在小厨房里一小袋大米找不到人,没法付钱给人家的两件小事,记得那么清楚,耿耿于怀。

我想起了九十年代我被派到派出所当治安员时父亲给我立下的约法三章:1.不准干味良心的事。2.吃吃喝喝可以,不准收黑钱。3.能不亲手打人就不亲自动手。后来我向父亲”汇报”了我们破获了一个把歌厅的小姐骗出去,持刀胁迫到她们的住处,轮奸后拍照,然后每月交钱给他们的团伙,我忍不住打了那个头头两耳光的事,父亲高兴地说:”打的好!早知道我就叫你再稍给他两巴掌!”

我想起了九十年代装修我家在中医学院的房子,因我在所里太忙,我找了一个熟识的包工头帮忙,他派了几个工人给我。谁知他们干的活质量太差,好多地方地板砖和瓷片都是空的。我气不过,把那个包工头领到家里,挨个检查了一遍,数落了他一顿。谁知人走后,立马遭到了父亲严厉的训斥:”你是得了职业病了?为啥说话那么难听?”我委曲地说:”我又不是不给他们钱,因为是熟人,我按他们在工地上一平方多少钱,我也给他们多少。他们一来我就一把把工钱给了他们,后来他们那个小工头还找我借了四百块钱,反正我不怕他们不还,就借给他了,你看看,这是他给我打的借条。”我把借条拿给父亲看,接着说:”他们把活给我干成这样,我说他们几句又咋了?”父亲把借条拿在手里,却是不还我了,对我说:”算了吧,不就是有的地方不严实吗?又不是不能住。听邻居说,他们来的人里边还有个女的和一个小孩,下力人拖家带口地出来挣个钱不容易,我这边多给你点钱,这钱你就不要给人家要了。”

2004年夏天,在山西打工的我从山西回来,给父母送去一桶散装的山西老陈醋,细心的母亲发现我两条腿下边都肿着,得知我是买不到坐票,从榆次站到晋城才有坐位,嘱咐我回去时一定回家一趟。

过了几天临回山西时,回家告别双亲,没说几句话,父亲硬塞到我裤兜里一千块钱:”我知道你很有志气,不愿花家里的钱,这点钱是恁妈再三交代叫我给你的,回去一定要买个卧铺票!”

(泪流满面,实在是写不下去了,又要赶这个日子,发个半截帖子吧,抱歉!)

2019年农历正月二十四

上一篇:历史知识贫乏。很可笑。 – 铁血网

下一篇:西北联合政府与红军的宁夏战役(2) – 铁血网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  微信公众号: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Powered by haowen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