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历史军事 > 当前位置:历史军事

极速六合

时间:2019-03-16 12:0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评论:

位于德国右方超白色地区就是苏台德区

希特勒如何从捷克强夺苏台德地区?

网友评论()2014.03.20 总第12期 作者:兰台

引言:希特勒如何将德裔人口占多数的捷克苏台德地区强行吞并进纳粹德国?

德军开进苏台德地区,当地德裔人欢迎

前因:奥匈帝国变成碎片 苏台德德裔受欺压

所谓“苏台德”地区是指捷克摩拉维亚北部边境的苏台德山脉所处的地带,由于这个地区是捷克境内日耳曼人的主要聚居区,所以“苏台德地区”是泛指了捷克境内所有日耳曼人的聚居区,这个区域包括了捷克和斯洛伐克大半的边境地带。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几百年里,这个地区一直归属于奥地利以及后来的奥匈帝国统治下的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奥地利著名的拉德斯基元帅(老约翰施特劳斯为其谱写过《拉德斯基进行曲》,这个曲子现在依旧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保留曲目。)和施瓦岑贝格亲王卡尔·菲利普(莱比锡会战中打败拿破仑的联军总司令)都来自这个地区。

一战结束之后,奥匈帝国被肢解,苏台德地区随同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被划归了新国家捷克斯洛伐克。这样造成的结果是三百多万讲德语的日耳曼人从奥匈帝国的主体民族,下降为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少数民族。1918年11月捷克军队占领了以德意志族人为多数的地区,不顾当地居民的反对,在圣日耳曼条约中苏台德地区被划分给捷克斯洛伐克。按照1921年的统计数字,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德裔人口有312万,占人口总数的23%,是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之后的第三大代民族。

属西斯拉夫族的捷克人与境内的日耳曼人自古就有冲突,加上长期被奥匈帝国所压迫,捷克斯洛伐克建国之后,国内充满了对苏台德地区日耳曼的仇恨与敌视,土地被掠夺,求学、工作被歧视,救济品得不到公平的分配。

德裔与捷克人之间的恩怨,在文学中也可窥见一斑。捷克著名作家赫拉巴尔,写过一本小说《我曾侍候过英国国王》,前几年被拍成同名电影。小说背景恰好覆盖了二战前后的几十年。主人公是个小个子,娶了苏台德地区的日耳曼女孩。初次见面的时候,小个子说:“捷克人对那些可怜的日耳曼族大学生的欺辱实在太可怕了,我在民族大街亲眼看见捷克人脱下日耳曼族大学生的白袜子,还撕破了两名日耳曼学生的褐色衬衫。”女孩说:“我们的领袖不会听之任之。”当然,她的领袖不是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而是希特勒。

曾任捷克斯洛伐克总统的爱德华-贝奈斯说,解决民族矛盾的妥善办法,就是逐步迁走所有的德裔人口。在《我曾伺候过英国国王》中小个子任职布拉格的巴黎饭店,侍者们总是让德裔客人难堪。不仅如此,整个社会都在抢占日耳曼人的土地,工作、救济、分配上也有诸多不平等,这的确令捷克的德裔感到痛苦无望。

不能说是捷克自己把苏台德推向“第三帝国”的怀抱,但是捷克人盲目的民族主义确实给希特勒在“回归帝国”的口号下制造的“苏台德危机”提供了机会和口实。

潜流:捷克政府区别对待 地区领袖争取自治

1929年起,经济危机开始在全球蔓延,各地区的经济状况不容乐观,捷克斯洛伐克也难逃厄运,失业人数与日俱增。但是,与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其他地区相比,苏台德区的经济损失更大一些。随着经济危机的到来,国外贸易市场迅速缩小,这对严重依赖国外市场的苏台德德意志人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据统计,1929年苏台德区的失业人数为41600人,至1933年,达到738300人。

面对这样的局面,捷克斯洛伐克政府采取了救助措施。从1930年起,每年通过根特机构向失业人口发放失业保险金,近三分之一的苏台德失业人口都从这里得到过救助。另外,政府还向濒临破产的德意志银行发放国家贷款,帮助这些银行重建。

布拉格政府称“我们的救助只看需要,不分民族”。尽管如此苏台德区的失业率还是远远高于捷克地区,这除了跟经济结构有关外,跟捷克斯洛伐克地方政府的一些做法不无相关。在捷克斯洛伐克,很多工作需要要通过语言检测,尤其是在捷克地区,只有说捷克语的人才可以被录用,这无形中让坚持说德语的德意志人失去了很多就业机会。有记载声称,1933一1935年间,德意志人在邮政工作岗位上失业人数高达7800人,而政府却把相关职位给了捷克人。因此,苏台德德意志人纷纷抱怨政府在经济危机期间没有妥善处理好民族关系,民族主义情绪愈发严重。

在经济危机席卷苏台德地区的情况,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对传统的左右翼政党均表达了失望情绪。传统苏台德地区德意志左翼政党一直认为应该在承认苏台德地区属于捷克的基础上为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争取权利,但是经济危机中捷克政府偏袒让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对传统的左翼政党彻底丧失信心。

然而,此时右翼政党也极不可靠,因为支持右翼党则意味着在捷克境斯洛伐克有可能发生战争,这将会给德意志人带来更大的损失。而且,德国工业发达,并入德国后,苏台德区的工业将会面临巨大的竞争,这是苏台德区的德意志人不愿意看到的。

此时,一个新的政党苏台德德意志人党的出现,给正面临经济和政治双重危机的苏台德德意志人带来了新的希望。

苏台德德意志人党党魁克洛德·汉莱因现在被描绘成一个狂热的纳粹分子,但事实上他母亲是捷克人,他拥有一半捷克血统。他最初是以右翼保守派的面目出现在苏台德政治舞台的。他并不主张与纳粹德国合并,他只希望捷克政府可以答应苏台德地区高度自治。

汉莱因曾表示:他不会与前苏台德纳粹分子达成任何秘密协议。在一次讲话中汉莱因说道:“我们相信,法西斯和纳粹党在他们想要兼并的地区己经失去了存在的条件,我们永远不会放弃无条件的尊重个人权利。”德国驻布拉格大使科赫在向政府的报告中提到道:“苏台德德意志人党的政治倾向不是我们所预料的那样倒向德意志第三帝国,而是在偏离它。”

甚至在1935年12月份,克洛德·汉莱因访问英国时对英国记者表示“纳粹党所倡导的‘泛德主义’无论对于苏台德德意志人还是捷克人都是一场灾难,这将严重威胁到世界和平,把德意志人从捷克斯洛伐克境内分离出去既不现实,也不可能。”

英国政界对克洛德·汉莱因也印象颇佳:“汉莱因,一个在狂热的法西斯浪潮包围下依旧能够保持独立自主的领导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酝酿:纳粹德国强势崛起 捷克政府一再让步

1936年德国在莱茵区的惊人成功使世界局势发生了全面变化,这种变化影响了德国与大多数国家的关系,捷克斯洛伐克也不例外。

莱茵区的重新军事化就是德国向中欧和东南欧推进的明显预兆,西欧各国没有对德国做出强有力的反应,更加助长了希特勒嚣张的气焰。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重新估计了他们的处境:希特勒将先对奥地利采取行动,然后转向他们。

事态的发展证明这种估计既合乎逻辑又很准确“1935年汉莱因赴英,使捷克斯洛伐克的少数民族问题越出德捷两国范围,逐步走向国际化的范畴”英国的态度使捷克斯洛伐克感到沮丧;尽管汉莱因一再强调其忠于布拉格政府,也难以消除贝奈斯等领导人的疑虑,他们担心德国的目的很可能会在民族自决口号的背后成功地掩盖起来。因此,或是出于回应英国政府的压力,或是出于安抚其境内的德意志人,捷克斯洛伐克越来越倾向于作出相应的让步。

1937年2月出台的“布拉格政策”规定:允许德意志人按比例参加捷克斯洛伐克的公共服务(PublicseI.vice);在德意志人居住的地方以社会福利为目的发放公共开支,并用德意志人的合同取代政府合同;在德意志人居住区,德语将和捷克与一样成为宫方语言。

这一政策是布拉格政府首次向德意志人做出的实质性妥协,但不但没有满足苏台德德意志人党关于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获得完全的自主权的要求,而且也让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更加崇拜希特勒以及感谢纳粹德国,在他们看来布拉格的让步完全是建立在纳粹德国强大的基础上的。

与此同时,苏台德德意志人党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是因为德国在莱茵区的惊人成功使得苏台德地区倾向于纳粹的德意志人日益增加,而纳粹分子更倾向于加入德国,而非高度自治。尤其在1937年4月布拉格否决了克洛德·汉莱因关于把苏台德地区建立成一个名义上隶属于捷克的国中之国的提议后更是如此。

其次,随着德国经济迅速复苏,捷克经济持续低迷,克洛德·汉莱因以及德意志人党在资金上越来越依赖德国资助,他在1936年的一次讲话中明白无误的表明了这一点:“我宁可因为与德国合作而被憎恨也不愿意因为憎恨德国而得不到任何好处。”

上一篇:二战时,日军发明了这种最缺德武器,连日军自己都感到耻辱 – 铁血网

下一篇:他跳伞时对日本战机做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成为二战最传奇英雄 – 铁血网

| 在线投稿 | 客服中心
编辑QQ:  微信公众号:学  QQ群:198926868
Copyright ©2013-   Powered by haowenxue.net